不是大嫂也要改名了

晚安


明天月考呢


诗爷新婚快乐


要幸福


婚纱美哭了呢


初恋的病(甜番,本来是用于参加段子大赛的,结果(*/∇\*))

初恋的病

习惯是一种病。

重庆八中高一19班

“王俊凯!”王源不顾形象的大声嚷嚷:“今天沐轻漓做了海鲜意面!”

“哇!好贤惠啊!”

“呜哇,很美味的样子!”

“看得肚子都饿了!”

王俊凯有些得意,差点儿笑成叉烧包,朝沐轻漓挥挥手。

沐轻漓有些害羞:“要现在吃午饭吗?”

“嗯,吃。”

王源又嚷开了:“真是的,为什么只有小凯能吃到!我也想吃啊!”

他越想越气,猛一拍课桌:“我说小凯,把沐轻漓让给我做女朋友怎么样?反正我比你帅!”

“滚回去!”王俊凯对王源真是没辙,叹了口气。从以前开始……就是这样。

幼稚园时代

小小凯带了妈妈做的布丁,分给小轻漓吃:“张嘴。”

“啊——”

小小源见了也冲过来:“哇,你们在这啊,我也要一起玩!”

小小凯见他又来烦自己和小轻漓约会,狠狠地向他示威:“再来烦我们!我拿个麻袋套你我跟你讲!”

说完,很认真地叮嘱小轻漓:“听好了,不要和男孩子靠的太近。更不能跟男孩子亲亲!麻麻说会有小宝宝的!明白了吗!一定不能靠近!”

“嗯……嗯……”

习惯这种东西,是病。

不像毒药那样会上瘾,

但是却很难根治,

总觉得会这样一直病下去。

怎么办才好……

要是能永远呆在你身边就好了。

放学

“诶?放学后要去参加烹饪社团?”

“嗯!”

“不行,放学要立刻回去。我答应阿姨每天按时送你回去的。把申请表拿回来!”

“既然这样,那你把午饭吐出来!”

“不要!”

妾发初覆额,折花门前刻。

郎骑竹马来,绕床弄青梅。

同居长千里,两小无嫌猜。

十四为君妇,羞颜未尝开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——END

蟹蟹蟹蟹😍😍😍😍😍我会努力的😁


几年离索.1

咳咳咳
过了几个月了想来填坑了
让我想想怎么把杨洋的bug修复了

心累




1.仅一眼,足以让我沉沦。

2014年

沐轻漓一直是大人眼中的乖乖女,四好学生,以优异的中考成绩考进了重庆八中。她平时不玩什么QQ微信,手机上唯一APP就是微博,一心一意喜欢咩咩杨洋。

刚将考取重庆八中的消息发到好友圈,暗自神伤没法儿见到男神了,各路基友就来轰炸了。

若白爸爸我的爱i:放弃吧若白是我滴😏

王小凯的专属麻袋:hhhhhhhhhhhhhhhhhhhhh老阿姨别骗人就你辣智商还考我大哥的八中😌做梦😄

绝色阿.姨回复@王小凯的专属麻袋:(*/∇\*)我84阿姨!憋跟我提那什么变形金刚!咩咩4我真爱!

这路人好帅:轻漓你介个小婊砸你!妈!炸!了!大哥的八中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,你不给我要签名我挂你(๑Ő௰Ő๑)

……

看这些人在评论里炸开了锅,沐轻漓满脸黑线顿觉压力山大,搞什么啊,自己不过就是上一个八中而已,这些脑残粉要不要这么神经兮兮的嘛눈_눈

话虽如此,她还是蛮期待见到这个大名鼎鼎的偶像王俊凯的。周围有好多喜欢王俊凯的朋友,她也对这个组合有所了解。但是无感,在她印象中明星总是十分做作,当然咩咩除外,她并不想与这些明星有太多瓜葛。

到了开学的日子,她按时来到八中校门口,吓了一大跳,这些粉丝太疯狂了吧,长枪短炮的,把校门口围的水泄不透,她小心翼翼地和闺密戚红豆一起穿过人墙,忍不住小声地抱怨起王俊凯:“不愧是大明星,这阵仗,真了不起,还让不让人好好上学了呀,麻烦!”

却听身后传来一男子温和动听的川普:”对不起对不起。”男子面部清秀,长刘海,一双漂亮的桃花眼似藏在一片芳草萋萋朦胧雾气里,碎发像雨滴一样细细密密的撒了下来,一身干净白衬衫,散发着清新的薄荷味,沐轻漓看呆了,那男子有些害羞笑了露出一对可爱的小虎牙,引得周围粉丝不顾一切大声尖叫。

沐轻漓这才反应过来这就是她以后的同学王俊凯。他个子很高,沐轻漓才到他胸口而已,真不愧是长腿欧巴呀。心头千回百转,终是想起之前自己还埋怨王俊凯,人家给自己道歉了呢。

一时有些不知所措,一边说着对不起对不起一边逃走了。

多年后,沐轻漓回想起自己与王俊凯的初见,了然,那种怦然心动的感觉,就是一见钟情吧。

(づ ●─● )づ

几年离索

几年离索

红稣手,黄腾酒,满城春色宫墙柳。东风恶,欢情薄。一抔愁绪,几年离索。错、错、错。

春如旧,人空瘦,泪痕红浥鲛绡透。桃花落,闲池阁,山盟虽在,锦书难托。莫、莫、莫。

楔子

“飞机即将起飞,请乘客将手机等一切电子产品关闭。”

沐轻漓呆滞地看着手机联系人中置顶的名字,还是没有按下去,咬着手指关了机。

山城,就这样在沐轻漓眼中渐渐消失……她失神地望着越来越小的城市,终是小声抽泣起来。

她总是以为,她的手抓不住东西,拥有代表着即将永远失去,现在才明白,自己的手,一直,都是空的。

从未拥有。